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  • 周晓玲:筑梦而行的人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9日

    文:周晓玲 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群体。 也许是在某个清晨或深夜,听从盘踞在灵魂里的召唤,放弃了安宁和舒适,离开了温暖的家,告别了亲人,像蒲公英一样,他们漂洋过海,踏上了异乡的路。 这个特殊的群体来自国侨办和孔子学院。选择远方,是因为远方有一群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王春艳:诗经里游记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9日

    到站,步至诗经里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间依次靠拢的茅亭门,茅亭门在碧蓝的天空映衬下,更加具有几丝古朴气息。最中间的茅亭门处的木板上印刻着诗经里三个大字,游人到达于此,依字念下去,这三个字,读来真是一种美的享受,是一种心中憧憬的诗经时代。 踏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《又见荷花开》|| 作者\老雪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9日

    七月,一年一度的仙子湖荷花节就在眼前。 让人垂涎欲滴的荷花就像要出嫁的姑娘,羞羞答答在湖中翘盼,急待为她举行一场隆重的婚礼! 出于对荷花的眷恋,我又来到她的闺房,再一次亲眼目睹她的风采。 仙子湖畔微风轻轻,暖阳洒洒,满地的葱绿与瓦蓝瓦蓝的天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江长源‖悲歌一曲祭娘亲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8日

    文/江长源 总以为日子还很长,没承想一去无来日。直到母亲闭上了那双期盼已久的双眼,我才意识到再也没有机会陪伴她老人家了。 2018年11月9日那个漆黑的冬夜,母亲带着对儿子儿媳、孙儿孙女的无限期盼;带着对至亲好友的无比留念,在我面前溘然地闭上了双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秋分,有一片红涌向十月的盛会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8日

    风凉了,雨霏霏。秋梳着光亮的中分头,身着五彩的霓裳,款款从一棵树巅、一枚叶旋、一陌田园、一只南飞的雁翅上婀娜艳舞,奔向金色的十月。 那一场无声的细雨,深邃了秋的成熟。推开窗棂,清晨雨后,眼前一片鲜亮,丝丝的凉和着万物的安宁与果香迎面而来。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戴着镣铐跳舞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8日

    对于与我有工作联系的城市,我一向是害怕停留的,害怕一停留就会被工作逮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泰特对岸的Butter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8日

    与Butter上一次聊天是五六年前在伦敦,零零碎碎的,触及灵魂的谈话,却无关风月,只是两个经过长途跋涉的旅人,在某个站台相遇,交换一下彼此看过的风景和一些生命感悟。因为从无交集,便也没有顾虑,可以畅所欲言。 我们一起看过基弗的展览,看过席勒的展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我们的交响乐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8日

    去找了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所說的我們的交響曲《第四交響曲》來聽,儘管不像梅克夫人那樣整個靈魂被震攝,但確有某種感動在語言之外。這些天一直埋頭在看他們的來往書信,很是著迷,當然主要還是站在柴氏立場。 從柴氏厭惡社交與恐懼婚姻生活看來,藝術天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第六交响曲

    发表于2019年11月18日

    读到《我的音乐生活》最后一句11月6日清晨。柴可夫斯基呼吸了他最后一口气,那是1893年,他死于霍乱。时隔126年,那深深的悲怆仍然这么迫近地勒住我,使我久久不能言语,脑际仿佛回荡他最后的《第六交响曲》。 柴可夫斯基的一生过着近乎苦行的生活,除了家... [ 阅读全文 ]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
  • 45401
广告位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