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悲喜金腰带_民间故事

作者:小年 来源:文献 时间:2020-10-30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  赵孟德牵着自家那头老草驴走出赵家台子时,天还没亮。今天是马桥大集,他是去集市卖驴。秋忙已过,善于精打细算的赵孟德打算卖了驴等明年开春再买一头牛,,这样一来,既可以省下一冬的草料,他也落得清闲。

  刚一上路,这头十分温顺的老驴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总是跟他较劲,害得他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。他紧紧抓住缰绳,唯恐驴挣脱缰绳跑回家去。其实,赵孟德实在是舍不得卖掉它,它已经跟了他将近十年了,灵便得就像他的两条腿一样。可是它太老了,干不了多少活就累得吃不动草料。再说儿子外出打工,儿子家的十多亩地都归赵孟德种,仅凭这头老驴根本应付不来。决定卖驴之前,同族的赵牙行曾经多次找上门来,要买他的这头老驴。赵牙行可是吃庄嚼户的主儿,这些年倒腾牲口赚了大钱,一口气盖了八间大瓦房。但是赵孟德对赵牙行给的价码不满意,也难怪,赵孟德是村里有名的铁算盘,谁想打他的主意还得学上几年。

  一路上寒霜如雪,他和驴也披了茸茸的一层白絮。到了马桥集市,已经是日上三竿,人和驴都累得气喘吁吁。赵孟德活到五十多岁,算上这回他只赶了三次马桥集。第一次赶集,他才五岁,跟在他爹的身后。一进集市,他就跟一个卖糖葫芦的走了,望着草把子上一串串糖葫芦直流口水,转眼就跟爹走散了。爹是在南去的人流里找到他的,那时他已经离开马桥十几里了。第二次赶马桥集,是在三年前,他婶子非要坐他的驴车一同来。他婶子有间歇性精神病,结果刚到这里病就发作了,人跑丢了,至今不知道下落。今天,他要不是跟赵牙行赌气,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来卖驴的。

  他把驴拴好,在地摊上吃了几个烧饼,喝了一碗豆腐脑儿,这才准备卖驴。刚一进市,他就被一个汉子盯上了。经常来这里卖牲口的,一般都懂得门道,那就是先不急于出手,等谈好了价,心里有了数儿才卖。来之前,他心里已经有了底。

  这个汉子跟他走到一个角落,上前掰开驴嘴看了看牙口,开始和他搭讪。他说自己是草甸子村的,叫李有才,家里有个疯老娘,每天闹着要骑驴,他家养着的是头骡子,性子暴,他又不好意思总借人家的驴,于是就想到集市上买头老驴。赵老汉一听,这可是一件稀奇事,看来这个人还是一个大孝子,今天碰到茬上了,一准儿会卖个好价钱。

  草甸子离赵家台子只有三十多里路。看李有才一片孝心,赵孟德二话没说,就伸手跟他在袄袖里捏起了手指头,一番讨价还价,赵孟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点头同意了。要知道,李有才给的这个价比赵牙行给的要多出五百元。他跟李有才约定出了集市再交易。

  离开集市,他接过李有才的两千元钱,赶紧把驴缰绳解了下来。卖牲口有个说项,缰绳必须归原来的主人所有。在解缰绳的时候,他无意中发现,由于一路的挣扎,驴耳朵后面被缰绳勒出了一道深沟,深入肉里。牲口就怕这里被弄破,破了十有八九会起耳溜风,得了耳溜风的牲口身体僵硬,必死无疑。他的心马上凉了半截。他故意和李有才说话,分散李有才的注意力。那个李有才买驴心切,根本没察觉,解下自己的腰带拴在驴脖子上,牵着就走了。赵孟德的心总算踏实了,赶紧往回赶,还故意绕了一个弯子。这个粗心的李有才始终没问他住在哪儿。

  他回到家,以为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,先是高兴地跟老婆夸海口,并且还摆了一桌酒席,让老婆把赵牙行请来喝酒,因为他卖的价儿比赵牙行说的要高出许多。

  得意没几天,他突然不得意了,因为他夜里总会听到有人哭,那个人就是李有才。这个哭声折磨得他寝食难安。老婆闹不清他到底怎么了,问他,他也不开口,就好像是丢了魂、中了邪,有时他半夜里起来抽烟,无精打采,唉声连天。

  就这样熬了半个月,赵孟德悄悄搭车来到了草甸子村。一进村他就开始打听李有才的住处。当他摸到李有才家时,正听见两个妇女闲聊。只听到一个说:“死了?”

  “死了!作孽哟,可把李有才害苦啦!”

  赵孟德只觉得自己的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难道那驴真的死了?

  他问其中的一个妇女:“大嫂,李有才他……他家出了啥事呀?”

  那个妇女说:“他捡的那个疯老娘死了!这个李有才,捡个啥不好,偏偏捡回来一个疯娘,就是捡个病牲口也可以换俩钱花。不知道谁家把个疯老婆子一脚踢出门外,三年了始终没人来找。这不,李有才服侍了三年,比对自己的亲娘都好,要天上的星星都给摘呀,如今总算入土为安了。”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