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三月觅春景,又见草鞋青

作者:小年 来源:文献 时间:2020-07-29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三月觅春景,又见草鞋青

  “好春光,不如梦一场,梦里青草香。”悠悠的心声传来,似来自天边,又似来自耳畔。是啊,都说人间三月好,春光正明媚,正适合郊游踏青。在这大好时光里,不如走出去徜徉天地间,好好感受一下梦里的春景,让虚幻和现实接轨,不枉留恋一生。

  决定已下,我麻利地拾掇好自己,振奋下宅家一月略显颓唐的精神,正准备出门去。老婆一听,对我说,一起去吧,带上儿子。结果走时,又加上了小舅子家的两个小孩儿。原因也简单,三个小孩儿玩的来,经常黏在一起,形影不离。同去的话肯定热闹,又可以短暂地减轻下岳母的负担。于是一行五人,两大三小,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出发了。

  沿古镇街道,我们一路前行,准备朝着铁路旁的那条公路行去。最初我知道时,还是在过年,无意间发现风景还不错,端是一个好去处,于是心里暗暗记下了。那里有一座架设在铁路上空的拱形小桥,一阶阶石梯层次有序地分布其上,整体半圆弧横跨在铁路的两边,,把两边的风景割裂成两半,煞是好看。

  果然,三个小孩子走到这时,便短暂地停留了。沿着石阶中间的斜坡上下滑行起来,穿花蝴蝶般,你追我赶,好不热闹。幸亏我和老婆知道游玩的安全,一人站一头,仔细照看,防止他们一不留神后的摔伤。待几分钟过后,老婆赶紧叫住了意犹未尽的他们,跨过桥走到那边去。他们在前,我在后,不一会就甩开我一大截。于是我只好慢悠悠地欣赏四周的大好春光了。

  不瞧不知道,一看才知晓,风景这边真的独好。和煦的春光里,蔚蓝的天空下,远处那几树桃花开得多有气势,枝条摇摆间,多曼妙多妖娆。凑近一看,粉红色的朵朵桃花一片接一片,层层叠叠,竞相焕发着绚丽的光芒,把春光的旖旎浓缩在这小小的花里,让人神思不属,恍惚一瞬。回过神来,我赶紧咔嚓一下,定格住这一时的美妙时光。

  向前又走一段,眼前绿油油一片,原来是新生的麦苗。那绿,水淋淋,湿漉漉,绿得纯粹,绿得耀眼。那绿,是它经历昨夜的风雨,身心重新洗涤后,焕发的独特风韵。那绿,渲染得株珠麦苗,挺直了娇嫩的身子,散发出股股清香,在微风吹拂下,荡漾开来,自有一股朝气,一股魅力。那绿是大自然的恩赐,是生命的象征,它点缀了整个春日,点燃了我踏青的激情,也唤醒了我内心久违的活力。( 文章阅读网: )

  别过青苗,蜿蜒的公路一直向前延伸,似乎短时间看不见尽头。一路上上,我走走停停,遇到分叉路上,总是艰难地做出抉择。我知道,同人生一样,走的路不同,今次遇到的风景也会不一样,所以要慎重。

  果然,一些小家伙,成群结队悠闲地溜达在前方,阻了我的去路。他们伸直长长的脖子,迈着自然的步伐,发出“嘎嘎”的愉悦叫声,肆无忌惮地横行在大路上。他们大模大样,不知焦躁为何物,慢悠悠地步行着,好一群无拘无束的鸭子。我一时伫立在那,不急着走了,边欣赏边等着它们慢条斯理地踱过去。

  重新上路后,我的脚步是轻捷的,内心是欢快的,似乎内心被前面的所观所感侵染了一样,一切仿佛有所不同了。这天,这地,这树,这花,这世间一切,在春日的明媚下,隐约间消融成了一团暖暖的气息,直达我心田,微薰,醉人。我知道,我这几月内心的烦闷,在这三月的爽朗日子里渐渐得到了释放。

  释放的不只是内心,还有天性和行动。加快脚步的我,一不小心就走了太远。待回过神来时,才发现反过来甩了老婆和孩子们一大截。我于是原地等待,结果许久之后,才发现他们还没跟上。调头回去一瞧,个个在扯野菜呢。春日里不只是人才有这么的闲情逸致,野菜也不甘寂寞地冒出了头来。

  那是路边一个平缓的小山坡,杂草丛生,电线杆林立,三月的春光似乎没有顾及到这里,大多植物还是枯黄一片,残留出些许秋冬的萧瑟之意。除此之外,唯一能有春意的要数那遍地的野菜了。它们涨势极好,在这荒凉之地能“万枯从中一点绿”,实数难得。我仔细地审视着,想看透其内心,把心事一一诉说。

  只见它们静静地躺在地上,扎根于贫瘠的土中,汲取微薄的营养,可怜地生长。叶片渐渐变大后,却先是瘫软在地上,铺向四面八方。稍稍有点儿气力后,才可怜巴巴地向上伸展下它那久违的憋屈身躯。于是,根茎开始纤细地直立,微微颤颤,其上叶片稍显细长,质地细密,边缘有锯齿。从卖相上看,它实在是平常,普通,毫无特色。

  这种野菜,我叫它草鞋青,别名鹅仔草、山莴苣、马尾丝等。地方不同,叫法也就不一样。虽不是第一次见,但我对它还是那么的记忆犹新。大约几年前吧,那时还在老家的县城,老婆无聊之余便和一些朋友采摘野菜去。回来后焯水凉拌后端上桌,油盐糖辣等味十足,第一次吃进口时,便大吃一惊。这菜好有劲道,质地缠绵之中带有淡淡的苦涩味,越嚼越有劲儿,越有劲儿越想嚼。

  现在想来,一般人真是不愿意吃的,即使味道还可以。可能我比较例外吧,对于这种含过多纤维的野菜,倒是情有独钟。从那次之后,便一直记在心头。俗话说,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不想今天在这里倒是见到这么多,这下又有口福了。心动不如行动,正想动手时,采摘得不亦乐乎的老婆和孩子们把手上的一股脑的给了我。这下我成了野菜搬运小能手了。

  幽幽草鞋青,落入我手心。我翻来覆去地打量着,只见摘后的根茎断裂处,正冒出一小股乳白色的液体,一时不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液体慢慢变黄,伸出手指一点,一吮,味道果然苦苦的。这草鞋青,看起来真是没劲,不但其貌不扬,而且味道也不是上佳,除了有嚼劲儿外。但是不知为何,我就是喜欢吃它。是我生肖属兔,还是其他的莫名原因?

  我探询不得,于是我回来后翻阅相关资料,才发现它并不是一无是处的。它既能充当鸡鸭饲料,也能救人于饥荒。听老一辈谈起,想当年,饥荒之时,好多人都受过它的恩惠,救人于危难间。再细看,它既能清热解毒(治疗扁桃体炎),也能活血降压,端是一种好草药,好多现代中草药中都有它的一席之地。

  古语说的好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植物呢,也一样,不以外表定性质,不以味道贴标签。看见此时手中的草鞋青,我仿佛照见了自己。我喜欢它未尝没有自己的原因,生来平凡,扎根于贫瘠之地,历经风吹雨打,奋力昂扬,希望在春日里开出不凡之花来。

  这此三月的出门闲游,真是值了。春阳之暖暖,桃花之夭夭,青苗之蓬勃,小鸭之悠闲,尽在我心中,回味良久。但要数我最爱,却只想做一株朴实有内涵的草鞋青,然后某一天抒发出“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”的感慨,映照世人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标签:三月又见春景草鞋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