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见字,如面,见茶,如字,约你,喝茶,原创,侯玲,一直,想把,

作者:小年 来源:文献 时间:2020-07-10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见字,如面,见茶,如字,约你,喝茶,原创,侯玲,一直,想把,

原创侯玲

 

一直想把籽慕听茶的事说出来,可一提起她,我的情绪就无法平静。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恬静,清欢和疏离,我不敢提起,又不能回避。终于,在八年之后,靠着冥冥中的茶缘,一壶清茶一方世界,我和她敞开了心扉,才有了今日之独白。

喝茶写茶是近十年的事。过了三十岁的我,不再整天轻飘飘无根无据,每天都感觉到后背紧绷双肩上耸,这是紧张的表现。夜里躺下时,我会反思,如何才能做得更好。一味清茶竟把我敏感的神经触动,它让我放下很多无用的东西,懂得轻盈通透才是人生的目标。籽慕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生活里。

在我喝茶前的七八年里,二十多岁的我断断续续喝中药。每周五,我都要市上的药铺,拿回三五副中草药。籽慕给我抓了多年的药。三十多岁的她戴墨镜,皮肤白皙,头发微卷,漂亮得像个女特务。那时候,我不知道她患青光眼已经很严重。听着旁边实习生读药方,籽慕能从无数木匣子准确地拉开需要的,在四个格子的其中一格里伸手拿药。我看得仔细,这活对眼睛不好的籽慕没难度,她根本不用看匣子上四个草药名。可我担心她用戥子,用克横量的草药,她要看不清楚就是草菅人命。籽慕手到擒来,抓一撮根茎叶或倒一堆粉末颗粒,分量总是刚刚好。我目不转睛都跟不上她的一双巧手穿梭。每次我拎着药包出门时,籽慕总要叮嘱我,凉水煎药或开水先熬煮附子。顺势我们就坐在长凳上聊几句,话题多是籽慕的女儿考上大学了,女儿毕业了,女儿分配到药房了。这一聊,我们就聊到籽慕退休。

籽慕的中药治好了我的顽疾,籽慕的眼睛却彻底看不见了。我不再喝苦药汤,我开始喝茶。我说要请籽慕喝茶,她说喝着中药不能喝茶,茶解药性。我心疼她,可也沉浸在不用每天喝药的欢愉里。刚刚不喝药的那段时间,我喝白水都是甜爽的,淡淡香的茶汤,简直就是神仙水。这些话,我都说给籽慕听,她一脸憧憬艳羡。后来一段时间里,我不再给籽慕说茶,我意识到,我的享受是对她的折磨和摧残。她看不到茶色,喝不到茶味,就连茶香也是听我道来,这于眼盲的她是多么残酷。

从此,喝茶写茶,我有意避开籽慕。我们渐渐有点生疏了。

有一天,籽慕的女儿给我发信息,那是一个表示拥抱的绿色娃娃头像。她欣喜地说:茶娘娘,妈妈让我谢谢你。她听到最美的茶文章,她已经能给我指导泡茶了。我一怔。籽慕听到我的茶文章了?今年春天,禅茶居的赵先生录我的《约你喝茶》系列,这档有声节目每周更新。我竟然忘了,眼盲的籽慕可以用耳朵听这个世界。籽慕生在中医世家,她对各种草药如数家珍。茶是神农氏尝过筛选出的清凉草药,我怎么能把懂草药的籽慕隔在茶门之外。

我满怀歉意,带了几款茶去见籽慕。她头发花白,精神很好。眼睛做了手术,可视力还是不能恢复,她还断断续续喝着汤药。我给籽慕泡了一颗冰岛龙珠,她摩挲着圆滚滚的茶球,慢慢去掉锡纸,好像在和茶说话。我泡茶,籽慕回忆着我写过的制龙珠茶过程,仿佛我做茶时,她就在身边看着。一泡温润的冰岛茶,她端着杯子在鼻下来回移动,笑眯眯问:这是你和赵年年做的?我点头称是。籽慕还是不能喝茶,我们喝过几泡茶,籽慕讨了茶底用细纱布包着敷眼睛,温热清香的茶被她这样享受着。我歪在沙发上,她斜靠着沙发。我呷一口茶,她说:回甘生津都被你享受了,你就喝得再大点声吧。我咂摸一口茶汤,故意发出些许吱吱声。再抿一口,吸着喝下。我们都陶醉在这样的瞬间。

我又泡了一款忙肺茶,籽慕说:赵先生读这篇文章时,我就想问你,这茶真暖人,忙肺的名字就好听。这样美妙的茶,你竟然背着我独自享用。我忙不迭连连道歉,可心里暖暖的。籽慕能这样和我讨论一款茶,这是我内心里渴望的。

茶,不一定要喝下去才能感受其真味。

我烧水时,籽慕说她结婚时候买过一套细瓷茶具。在她的授意下,我翻箱倒柜找出了三十年前的茶具。瓷釉粗糙,并没有她说得那般细腻珍贵。茶壶肚子上有一个大红喜字,俗得憨态可掬。籽慕让我泡昔归。我小心地泡茶,籽慕倾下身子,把脸贴近茶杯,她一脸满足。茶出汤了,我给籽慕斟一杯,面前摆着三杯茶,,她说真是富足,像个有余粮的大地主。我喝茶,籽慕背了一段我写的昔归藤条茶园文章,我眯眼听着,竟莫名地崇拜籽慕。她脱口而出的藤条茶芽是如此鲜活。我从来没有这样神奇的感觉,喝茶、听茶水乳交融。我说起苏子与客泛舟,游于赤壁之下的那个夜晚,那种羽化而登仙的状态,就是今日我喝茶籽慕说茶的状态,我们共享造物者之无尽藏。我收起茶碗,籽慕轻叩茶桌,像在击节附和,我们轻声唱和:渔樵于江诸之上,侣鱼虾而友麋鹿。那一刻,我们都被茶醉了。

籽慕说,茶怡性情,听茶也是养性。我深深佩服眼前这个坚强自立的女人。她的眼睛看不见,心却异常明亮。我喝过那么多的茶,却不能和她那般看得遥远。我拿出一张白纸,工工整整记下籽慕刚说的那句话。籽慕问我:你写什么?我笑而不语。她说:见字如面。你我却是见面如字。还好,茶于你我是就是见茶如人,见茶如字。我却能读出来茶心里的文字,这是老天给我独一份的恩惠。

我从未见过如此心思豁达的女人,也从未见过如此波澜不惊的女人。在袅袅茶汤里,籽慕以心为眼,细细读出了一个个灵动的画面。她用想象为风为马,把茶和诗在心里安了家。从此,盲人籽慕就在一片自己想象的茶园里活着。籽慕想喝茶的时候,只要念出心里记着的一段话,就能口角噙香对月吟。此后,在籽慕的日子里,烹茶只是心中一动,我是如此的羡慕她。

我无比感激茶,真正的心怀感恩,恨不得伏地为茶叩首,为茶给籽慕打开的新天地,也为籽慕给我看到的这片茶世界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