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风入松·听风听雨过清明|吴文英|注释|翻译|赏析|讲解

作者:幽若蓝蓝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20-03-23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  《风入松·听风听雨过清明》由文英创作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首词是暮春忆旧怀人之作。上阕寓情于景。写词人在清明前后的风雨中,起草葬花词,以示对故人的怀恋。下阕抒发作者对意中人的刻骨相思。昔日两人曾共游西园,而今却独自徜徉。景象“依旧”人事全非,这时词人进入了自己所制造的想象世界:黄蜂在佳人抓过的秋千索上扑飞,石阶因佳人未来而长满青苔!在这里,情绪的表达和意境的想象达到前无古人的美伦美奂境界,准确地表达出主人公的内心感受。此种艺术手段,确实称得上“词中高境也。”(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)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《宋词三百首》专栏。

【原文】

  《风入松·听风听雨过清明

  作者:文英

  听风听雨过清明,愁草瘗花铭。楼前绿暗分携路,一丝柳、一寸柔情。料峭春寒中酒,交加晓梦啼莺。
 
  西园日日扫林亭,依旧赏新晴。黄蜂频扑秋千索,有当时、纤手香凝。惆怅双鸳不到,幽阶一夜苔生。

注释

①草:草,起草,拟写。愁草,没有心情写。

②瘗(yì):埋葬。铭,文体的一种。庾信有《瘗花铭》。古代常把铭文刻在墓碑或者器物上,内容多为歌功颂德,表示哀悼,申述鉴戒。

③分携:分手,分别。

④绿暗:形容绿柳成荫。

⑤料峭:形容春天的寒冷。

⑥中酒:醉酒。“中酒”见《史记·樊哙传》,亦见《汉书》,意酒酣也。中,读仄声也。又如杜牧:“残春杜陵客,中酒落花前”(《睦州四韵》),

⑦交加:形容杂乱。

⑧双鸳:指女子的绣花鞋,这里兼指女子本人。

翻译

  听着凄风苦雨之声,我独自寂寞地过着清明。掩埋好遍地的落花,我满怀忧愁地起草葬花之铭。楼前依依惜别的地方,如今已是一片浓密的绿荫。每一缕柳丝,都寄托着一分柔情。料峭的春寒中,我独自喝着闷酒,想借梦境去与佳人重逢,不料又被啼莺唤醒。

  西园的亭台和树林,每天我都派人去打扫干净,依旧到这里来欣赏新晴的美景。蜜蜂频频扑向你荡过的秋千、绳索上还有你纤手握过而留下的芳馨。我是多么惆怅伤心,你的倩影总是没有信音。幽寂的空阶上,一夜间长出的苔藓便已青青。

赏析

  这是西园怀人之作。西园在吴地,是梦窗和情人的寓所,二人亦在此分手,所以西园诚是悲欢交织之地。梦窗在此中常提到此地,可见此地实乃梦萦魂绕之地。
  这是一首伤春之作。
  词的上片情景交融,意境有独到之处。前二句是伤春,三、四两句写伤别,五、六两句则是伤春与伤别的交融,形象丰满,意蕴深邃。“听风听雨过清明”,起句貌似简单,不象梦窗绵丽的风格,但用意颇深。不仅点出时间,而且勾勒出内心细腻的情愫。
  寒食、清明凄冷的禁烟时节,连续刮风下雨,意境凄凉。风雨不写“见”而写“听”,意思是白天对风雨中落花,不忍见,但不能不听到;晚上则为花无眠、以听风听雨为常。首句四个字就写出了词人在清明节前后,听风听雨,愁风愁雨的惜花伤春情绪,不由让读者生凄神憾魄之感。“愁草瘗花铭”一句紧承首句而来,意密而情浓。落花满地,将它打扫成堆,予以埋葬,这是一层意思;葬花后而仍不安心,心想应该为它拟就一个瘗花铭,瘐信有《瘗花铭》,此借用之,这是二层意思;草萌时为花伤心,为花堕泪,愁绪横生,故曰“愁草”,这是三层意思。词人为花而悲,为春而伤,情波千叠,都凝炼在此五字中了。“楼前绿暗分携路,一丝柳,一寸柔情”,是写分别时的情景。梦窗和情人在柳丝飘荡的路上分手,,自此柳成为其词中常出现的意象。古代有送别时折柳相送的风俗,是希望柳丝能够系住将要远行的人,所以说“一丝柳,一寸柔情”,可谓语浅意深。
  “料峭春寒中酒,交加晓梦啼莺”,伤春又伤别,无以排遣,只得借酒浇愁,希望醉后梦中能与情人相见。无奈春梦却被莺啼声惊醒。这是化用唐诗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。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”之意。上阙是愁风雨,惜年华,伤离别,意象集中精炼,而又感人至深,显出密中有疏的特色。
  下阙写清明已过,风雨已止,天气放晴了。阔别已久的情人,怎么能忘怀!按正常逻辑,因深念情人,故不忍再去平时二人一同游赏之处了,以免触景生悲,睹物思人。但梦窗却用进一层的写法,那就是照样(依旧)去游赏林亭。于是看到“黄蜂频扑秋千索” ,仿佛佳人仍在。“黄蜂”二句是窗梦词中的名句,妙在不从正面写,而是侧面烘托,佳人的美好形象凸现出来。怀人之情至深,故即不能来,还是痴心望着她来。“日日扫林亭”,就是虽毫无希望而仍望着她来。离别已久,秋千索上的香气未必能留,但仍写黄蜂的频扑,这不是在实写。陈洵说:“见秋千而思纤手,因蜂扑而念香凝,纯是痴望神理。”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《宋词三百首》专栏。
  结句“双鸳不到”(双鸳是一双乡绣有鸳鸯的鞋子),明写其不再惆怅。“幽阶一夜苔生”,语意夸张。
  不怨伊人不来,而只说“苔生”,可见当时伊人常来此处时,阶上是不会生出青苔来的,现在人去已久,所以青苔滋生,但不说经时而说“一夜,”由此可见二人双栖之时,欢爱异常,仿佛如在昨日。这样的夸张,在事实上并非如此,而在情理上却是真实的。

讲解

  《风入松》是吴文英一篇脍炙人口的小词。

  吴文英(1207—1260)字君特,号梦窗,晚年又号觉斋,四明(今浙江宁波)人.一生未仕,但结交多显贵,世以“清客”目之。今传《梦窗词甲乙丙丁—稿》。

  梦窗词重形式轻内容。他曾说:“盖音律欲其协,不协则成长短之诗;下字欲其雅,不雅则近乎缠令之体;用字不可太露,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;发意不可太高,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意。”为词追求辞藻精美,曾被推为南宋第一词家,《花菴词选》说:“求词于吾宋者,前有清真(周邦彦),后有梦窗。”实则多是“七宝楼台,眩人眼目”(张炎语),而内容少沉著,意境欠深远。但有些小词却写得清疏可喜,《唐多令》、《风入松》等就是这类词的佳品。

  《风入松》写暮春怀人。陈洵曰:“思去妾也”(《海绡说词》)。本事之说,虽未为可信,然有助于理解词意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广告位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