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轻抚流年淡拍风

作者:幽若蓝蓝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6-07-11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  浅水低流似无影,转眼茫然彳亍间。常惊蓦然,一去经年,背景斜疏。

  天地之大似无边,时光过驹鸟无痕,在时空里漂浮,若轻若重,无远无近,无始无终,似乎丢失,却常常泛起,想忘记,却总余温残留,朦胧的醒来闪烁,珍藏的常被忘记。细切生命,盍问光阴,每一个时点,如水握手,扬起也许晶亮,落下飞溅无声,任你欲迈不迈,缱绻留连,压指即流。

  仰望时空,哪一滴水气,还不曾散去,仍倒映自己的身影?

  经年已去,浮生不再,仿佛转舜,无法重来。更惜今夜,月色当空,如水凝脂,晴好依旧;把玩岁月,亦如皓月苍穹,清辉横流,欲止不止,任思绪漫满整夜。

  钟声依旧

  灯火依旧

  思绪依旧

  可是,不止你我,荡棹月河,心情泱泱,莫名惆怅,亦如凌波渐次散开,说好的会期呢?飞动的情怀呢?许下的诺言呢?约定的远行呢?

  默默行程语不言,只看流年驻足边,月下回眸,仿佛恋人,轻声谈起;亦如雨点,轻轻敲打你的窗棂;也像落叶,摇动在你走过的门前。许久的时日,是不是这样度过?记得,仿佛又不记得,匆忙数着,忘记,忘记,又数着。不知不觉,生命打起皱折,干成一片。或许这就是岁月,深一脚,浅一脚,有一点清晰,有一点模糊,淡泊流年,如风滑过。

  得意年少的轻狂吗?爱上层楼,爱上层楼,为赋新诗强说愁;记得长风下的冲动吗?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;也曾自傲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长风浩月,洗尽烟尘,只在哭笑间,千年回眸,天地横立,唯见万古场景: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;惊叹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;转身高歌,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;抬望眼,天地悠悠,独采南山下。

  纸上喟叹耸天地,,惊问何处无故人?苍桑岁月,几回横刀立马,一日看尽长安花,更多世俗平静无奈裹住心程。回望里,数不尽的恋旧情怀在时空交汇,淤积的思绪在这里彳亍,跌跌撞撞,皆是古往今来。可是喟叹又如何?写满江河,问遍春秋,难解现世迷卷。每个人活在当下,故事只有一段,难解千千结。更何况手里挰的都是单程票,走过的挡不住,留住的终归退尽颜色。若要活得气象万千,不留皱痕,何其困难?历史职场官场商场皆是舞台,演罢唱罢御去容装,才真正照见了自己。如果岁月赋予了辉煌,如果艰辛馈赠了伤痛,如果命运安排了平凡,如果结果回答了无奈,何不在独想的时光,把纷繁梳理成往昔,抚成行云,拍一拍,像清风流去?

  一滴水,终被太阳干涸。需知,它本来自无有,是清风雨露给予了生命,沾于细叶,立足荷尖,徜徉于春秋早晚,曾经滋润,亦飘泊离愁,汇于江河,亦独行天际。何止你我,穿行红尘,品尝世象万千,悲欢离合?然,最美是凝脂叶端,在阳光初升下摇曳,所有悲喜伤痛,结成似泪非泪,似心非心,是眼非眼,却映射光芒,幻化晶莹,终究不肯滴落的彻沉明静。

  人生,不过时空里短暂的飘泊,细看了,乃是一场跋涉与回望,行云流水,得失尽在拿起与放下之间,长风浩歌,进击有时;闲看天际,潮起潮落。成功有时,幸福短暂,人走红尘,心行野渡,把世间事化作一闻一笑,还有什么推不去的沉重,走不出的雨季?

  惊天动地,风花雪月,默默平凡,乃世象不同,其实,走向同一归途。不同的是,智人用流年养育了平生,而愚者却用流年淹没了流年。

  细细的风,夹带了雨气,从山峰漫过,氤氲成流动之美。浮尘之上,淡然静坐,是放下万千风物的你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标签:流年轻抚淡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