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张少恩:月光融入我遥远的思念

作者:幽若蓝蓝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6-07-11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夜幕初落。三亚湾投奔绚烂的灯火。葳蕤的海风,茂密的涛声……斑驳陆离的影雕刻温婉的碧玉。孩儿的欢笑,情人的细语,杂色的口音……在幽夜里蓬勃。

 

明月升起,波浪打开,,椰树在天空中摇曳,又在沙滩留下疏影的备份。棕榈翘摇的羽翎,紫荆倾泄迷离的芳菲……我的喉咙预备的银质的赞歌被潮水先声夺人了。感动和振奋交融、浑然一体。大海与我有同样的血脉,亲切、熟稔,一点都不陌生。

 

多么智慧,面朝大海,我优选了充沛而伟大的灵魂。

 

月光的海,海之上的月光,在同一个旋律里振荡。精致的浪漫,牛奶和咖啡的时光,缘起于我热爱生活的手巧。

 

歌声,少女的歌声响起,带着北纬18度阔叶的海湾飘动。那是《斯卡布罗集市》的深情的演绎,淡淡的忧伤掠夺我婆娑的泪。倾听是蝴蝶的盘旋着的飞舞,沉醉是思念纯粹的镀银。

 

北方的情人,我手上开满的玫瑰可不是虚度的浮梦,是遥远的眼神,倾诉的低眉;是一阵阵风吹的怅然若失和北辰之星抵额的意味深长……

 

2019.2.19

 

秋夜

 

高高的白杨擎着月光的河流。熠熠生辉的枝条,涌动的微波细澜。硕大的鹊巢如隐士泛舟其上……

 

孤寞啊!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”。怀抱伟大的梦想的人,他们与现实的大地有着丈八的距离。

 

孤寞呀,在月光下,万物幽隐而又朦胧,上善的水亦不在场。我也不能明心见性,柔韧有余了。沉重的大地只有凋零的堆积,风声的叹息不绝于耳。

 

孤寞呀!那长长的身影冷峭,不是我血肉和灵魂。月光打在脸上,如炎凉的世间,风雅的附庸。一片芦苇抱着洁白的风声奔跑,又不时回头张望……

 

多少怅然,不安的事物低眉?

 

多少彷徨,旧怨与新愁跟从?

 

……

 

青春的火焰跳过,红颜不在新鲜;

 

跃豹的身子已远,青葱的岁月,沧桑又渺茫。

 

孤寞啊!哗啦啦的夜空,月光的浪花响动。隐士,靠岸吧,下船吧,我已等待你多时。让我们同行吧,把你的舟给鹊留着。鹊,为春天开锁,亮光的鹊歌解人间的烦愁。

 

孤寞啊!隐忍地等待吧!

 

在浩大的月光里翻晒潮湿的心……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