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参天树_民间故事

作者:小年 来源:文献 时间:2021-08-31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  从前,在遥远的地方,我给自己的竹马配上马鞍,骑上马,朝森林奔去。

  在森林里足吃了一顿,然后枕着竹马睡着了。等我醒来时,发现马儿已被偷走。我不由得大吃一惊,急忙跑到一个小山包,爬上一棵树。我使劲摇晃树枝,树上草莓啦、李子啦、棕子啦纷纷落下来,砸破我的脑袋。这时,一位老太婆冲我叫喊:

  “嘿,嘿,你这小家伙!别砸坏地里的大萝卜和小萝卜;这里的白菜可不是你种的呀!”

  当时,世界上有一位国王,他有一个小猪倌,名叫亚诺什。一天早上,国王和小猪倌同时发现城堡前面长了一棵苹果树。这可不是一棵普通的苹果树:它早上开花,中午结果,晚上果子就成熟了,可是,不知怎么的,往往天还没亮,苹果就被偷走了。

  于是,国王向全体臣民宣布:谁能给他送去那棵树上长的一只苹果,他除了把公主许配给他外,还赐给他半个王国;而且等国王死后,整个王国就归他所有。原来,国王已患病七年,有个老妪曾预言:那棵苹果树会长在他的窗前,只要吃下树上结的苹果,他的病马上痊愈。

  应征者不计其数,其中既有穷人,也有富翁,既有男爵,也有伯爵,可是没有一个能上树。于是,小猪倌对国王说:

  “尊敬的国王陛下,恕我冒昧,请允许我爬上那棵树,摘一个苹果给你。”

  “什么,你这个一脸鼻涕的小鬼?”国王说着,笑了起来。“连那些有爵位的都办不到,你能行?还是回去照看你的猪群吧!”

  但是,小猪怕老缠住国王,让他不得安宁,直到国王同意他的要求。国王对小猪倌说:

  “噢,小伙子,你说吧,你上树时需要些什么?你怎样上去呢?你需要什么,我全满足你。”

  亚诺什回答说;“首先,请陛下给我三块铁片,要大一点的,可以嵌在树干上,我好当阶梯往上爬。再给我三双铁鞋和足够吃一星期的干粮。”

  在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停当后,小伙子就上树了。当天,他就爬得很高,站在树下的人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
  他就这样爬了一天,两天,三天;这时,他发现一双铁鞋已经穿了洞,铁片拉破了他的脚。他脱下鞋,往下扔,嘴里说着:

  “赶快回你主人那里去吧!”

  当铁鞋落到地面时,国王说。

  “啊,小伙子还活着,可他的一双铁鞋已经磨得全是洞了。”

  在第七天,当他快爬到树冠时,三双铁鞋全穿破了。这时,正好大树的主人,一个姑娘来摘苹果,把摘下的苹果兜在围裙里。

  当他爬到第七个树杈时,发现那里有一架梯子,盘旋着往上升,沿着梯子往上爬容易多了。于是,他自言自语:

  “嗯,我得感谢国王的帮助,我该把剩下的两双鞋全扔下去,好让国王知道我还活着。还有,这把短柄小斧子也要扔下去,反正已经用不着了。”

  这时,他已经爬得很高很高,以至小斧子掉在地上时,斧柄都朽了,铁鞋也长了锈。因此,起先没有人认出这些东西。然而,负责守候在树下的卫兵很快认出它们,因为他奉国王之命时刻注视着小伙子的动静,不论树上落下什么东西,都得马上去禀报国王。

  现在,小伙子已经无暇考虑国王了。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城堡之中。他穿过一长排的房间,在第十一个房间里,见到一个相貌非凡的姑娘。他从生下来到现在,还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姑娘哩。国王的女儿虽然长得满漂亮,可是同眼前这位姑娘相比,充其量是一朵羞怯的小紫罗兰。

  小伙子主动向姑娘打招呼:“你好,仁慈的年轻小姐!我不知道该称呼你公主或者别的什么;因此,我只好这样称呼你。”

  姑娘回答说:“我的的确确是一个公主,不幸父母双亡,现在成了孤儿。告诉我,你是怎样来到这里的?来这里干什么?这里是你们国家的鸟儿也不敢来的地方呀。”

  小伙子说:“我是来这里找事做的,尊敬的殿下。”

  “欢迎你的光临,我太孤单了。我正需要一个好仆人,你愿意在这里呆多久就呆多久!你要多少工钱,我就给你多少工钱!不过,你永远不许踏进第十二个房间。”

  小伙子同意了,并答应忠诚地为她服务。条件讲妥后,小伙子就留下来干活。他同公主一同进餐。他们慢慢相爱了,不久就订婚。

  一天,公主对他说:“我要去教堂。这是所有十一个房间的钥匙。你把房间打扫干净,然后去做午饭。菜都洗切好了,你只要把火点上就行。但是,你千万不要去找第十二个房间的钥匙。”

  他们以往的生活就是这样度过的。小伙子干他的活儿,压根没去想第十二个房间的事。可是,这天他产生了好奇心,很想知道第十二个房间里有些什么。因此,公主一去教堂,他就到处寻找第十二个房间的钥匙,心想他也该去打扫那个房间了,因为已经很久没人去清扫。

  他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把破扫帚。他寻思得把它扔掉,换一把新的。他刚把扫帚扔掉,房间的门就开了。他一走进房间,房门随即在他身后关上。

  他在房间里东张西望,发现一条七头巨龙被钉在墙上。龙的腿上全吊着两个铁球,每个足有五万公斤。龙的两个翅膀被两根大钉子钉住了,龙须被夹在两个巨大的磨石中间。

  巨龙开口说:“你来得正好呀,孩子!请你去提一桶水给我,我会回报你一个王国的。不过,你得想着再回来,不然,我冲你一吐气,你马上就会憋死。其实,你根本用不着走出去。瞧。在墙角有三桶清水,我渴得要命,却没有人给我水喝。你把半桶水浇在我左边的第一张嘴里,把另外半桶浇在我右边的第一张嘴里,你已经看到了,我有七个脑袋哪。”

  亚诺什照着它说的做了。

  “谢谢你,孩子,”龙说。“给你一个王国。现在给我提另一桶水来,我再给你一个王国。把半桶水倒进我左边的第二张嘴里,另一半倒进右边的第二张嘴里。”

  当做完这一切,龙须就从磨石中间挣脱出来,铁球也从龙腿上掉落,因为它已经喝完两桶水。

  “现在,”龙说,“你给我把第三桶水拿来,我给你第三个王国。你把水灌进我正中间那张嘴的左右两旁的嘴里。”

  亚诺什又照办了。

  “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的忙,”龙说,“不过,现在你得找个咱们俩都能从这里出去的办法,因为要是你去开门,你会发现门是关着的,,咱们俩谁也出不去。”

  亚诺什不信,试着去开门,门果然像龙说的那样锁上了,他无法出去。

  “听着,”龙说,“那边有个小柜子。柜子的中间抽屉里有一个小苹果。

  把苹果扔进我最中间的嘴里。”

  亚诺什找到苹果,扔进龙中间的嘴里。房门马上打开了。巨龙抖动着身躯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还回过头叫喊:

  “咱们后会有期!”

  小伙子也走出房间,接着干别的活去了。城堡里有三匹会魔木的骏马。”

  它们都在嘶鸣,原因是它们发觉主人受骗了。

  这时,漂亮的埃蒂尔卡公主终于回来了。她刚走进房间,便说:

  “亚诺什,瞧你都干了些什么呀?我不是关照过你不要进第十二个房间吗?现在,咱们不能再呆在一起了。尽管咱们订了婚也白搭,只要咱们一举行婚礼,那条龙就会把我带走。”

  亚诺什伤心得情不自禁地哭起来。他早知道会有这事,就不会去干那种蠢事啦!

  “亲爱的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啦。那条龙虽然答应给你三个王国,可是这对你毫无用处,为了救我回来,你的王国会一个接着一个全失掉。”

  他们相互拥抱,失声痛哭。他为什么不听未婚妻的话,干出这种蠢事来呢?一个星期后的礼拜天,他们举行婚礼。他们邀请了所有近亲,由他们陪着上教堂。

  举行完仪式,正当他们步出教堂,顿时狂风大作,那条龙竟把亚诺什的新娘子从他身旁给抢走了。巨龙在他身后叫喊:“我给了你三个王国。你可以来看望你妻子三次。不过,不许你把她领回去。”

  亚诺什哭呀哭,他没有了新娘,只好同前来参加婚礼的亲友一道回家。

  他又伤心又发愁,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找到妻子。不过,他决心走遍天涯海角,哪怕付出生命,也要把她找回来!

  他心中十分压抑,走进马厩,对魔马诉说自己的悲愁:

  “亲爱的马儿,你们的女主人被带走了。”

  年龄最大的马儿回答说:“别着急,亲爱的主人,我们会把她找回来的。你快给我配上马鞍,把咱俩的口粮和饮用水装进马褡裢里。”

  第二天,亚诺什给马配上鞍子,跨上马飞走了,因为那是一匹魔马。

  他们越过山川河谷和荆棘丛生的灌木丛,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,依然没有见到公主。

  “主人,你朝下看,”骏马说。“那里有间小茅屋,屋前坐着一个妇人。

  也许她就是咱们的女主人。她手里端着一个木盆;里面装着满满一盆血迹斑斑的衣服;她正要去井边洗衣服哪。”

  他们立刻着陆。那个女人果然是亚诺什的妻子。他们相互拥抱,亲吻,悲喜交集,不由得哭了起来。随后,亚诺什问:“我和我的马儿能在这里歇一会儿吗?”

  “可以,”她说,“不过只能歇一会儿,因为那条龙随时都可能回来。”

  亚诺什说:“那就甭耽搁了,快上马,咱们一道走。”

  “我可以同你骑着马走,但是我知道,咱们在半道就会被龙赶上,因为它的马比你的马跑得快呀。”

  “别发愁,上马吧,咱们这就走!”

  她跨上马背,他们一起骑着马飞奔。

  龙的马一发现主妇被带走,又是踢,又是刨地,又是嘶叫。龙便马上回家,气呼呼地冲着马儿叫骂: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完后,还有时间砸一口袋核桃吃吗?”

  “有足够的时间,反正咱们能追上他们。”

  龙舒舒服服地吃饱喝足后,砸了一口袋核桃吃,还用烟斗抽了一百公斤烟草,然后才跳上马背,追赶逃亡者。它很快赶上他们,从亚诺什怀里抢走他年轻的妻子,嘴里还说:“你算是失掉第一个王国啦。”

  亚诺什非常难过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这时,骏马对他说:“主人,我驮着你飞回家吧。你可以骑我的妹妹,它比我年轻、壮实。骑着它你也许会成功。”

  于是,亚诺什骑着马回到了家。他一夜都不能入睡;天刚破晓,他又上路了。他骑的马儿认道,因为它的姐姐已经把路线告诉它了。原来这三匹骏马是姐妹仨。

  他们一路高速飞行,当天中午就来到龙的住处。亚诺什看见妻子正在水井旁,边洗衣服边哭泣。

  “快来,亲爱的妻子,快上马,咱们这就回去。”

  “现在咱们是可以走,”她说,“但是我知道,这也是白费劲,因为龙还会追上咱们的。”

  “亲爱的女主人,”魔马说,“我会豁出命跑的。”

  他们跳上马背,马儿立刻往回家的方向飞驰。

  龙的马儿立即又是踢,又是刨地,又是嘶叫。龙风风火火赶回家,气呼呼冲马儿嚷嚷:

  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完毕,砸一口袋核桃吃后,还有时间打一会儿盹吗?”

  “有足够的时间,不过时间别太长;反正咱们能追上他们。”

  这次,龙赶紧吃喝完毕,跨上马背,追赶他们去了。它很快又追上逃亡者。

  “喂,亚诺什,现在你算丢了你的第二个王国啦,”龙说。

  其实,亚诺什和他的马已经快到边界了,但还是白费劲,因为他们没能跨过界碑。

  于是,亚诺什又骑马飞回家去了。第二天天刚亮,他又出发了。第三匹骏马对他说:

  “主人,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!不过咱们还是走吧,去试试以前没做过的吧。”

  他们飞呀飞,有时贴着地面飞行,有时冲上云霄。

  他们又找到那间茅屋,年轻女子又在井旁清洗带血迹的衣服。

  “噢,亲爱的妻子,我这是第三次来救你。上马吧。”

  “好的,可是我知道这也是白费劲。”

  他们立即动身回家。

  龙的马立刻开始又是踢又是打响鼻,龙回到家,气急败坏地说:

  “你为什么不让我同朋友多呆一会儿?我怎么老得不到安宁呢?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之后,还有时间砸一口袋核桃吃吗?”

  “可以,咱们还有时间。”

  于是,龙就吃喝开了。一转眼工夫,它就吃喝完毕,因为它有七张嘴呀。

  它跳上马,追赶他们去了。但是,逃亡者们这时已经快到龙的第十二个王国,也就是龙的最后一个王国的边境了。龙在自己王国边界的一侧终于追上他们。

  “喂,亚诺什,现在你算丢了你最后一个王国啦,我说过,我允许你来要回你妻子三次。你以后要是再来,我就要你的命。”

  说完,龙就带着亚诺什的妻子飞回去了。

  这时,骏马对亚诺什说:“亲爱的主人,哪怕咱们会死去,也要再去碰碰运气。”

  小伙子回答说:“就这么办,我的好马儿,不管死活,我都要把妻子接回家。”

  龙一回到家,放下年轻女子,又回到朋友中间去了。几乎是同时,亚诺什又来了。他哀求埃蒂尔卡说:

  “我的爱妻,再上马吧!哪怕死了,我也不在乎;因为我知道,你不会接受命的安排的。”

  妻子恳求他打消这个念头,因为她知道他这样做等于去送死。

  “我即便死了,也不后悔。快上马吧,咱们这就走!”

  他们骑在马背上,朝回家的方向飞奔。路上,骏马说:

  “主人,紧紧贴着我,因为现在咱们要么回家,要么是死。”

  他们刚离开,龙的马开始又是踢又是打响鼻。龙又火冒三丈,走了过来,骂道:

  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你为什么弄得我不得安宁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啦!”

  “什么?”龙咆哮如雷,“他又来把她带走啦?我吃喝完毕,砸一口袋核桃吃了后,还有时间打一会儿盹吗?”

  “别多说了,他们已经到你最后一个王国的边界啦。”

  龙怒不可遏,立刻跳上马,飞奔着去追赶他们。龙在边境的濠沟追上他们。真可惜,只差几米他们就自由啦……“我说过了,你这无赖,我只能宽恕你三次,这第四次就不饶你啦。”

  龙把年轻女子从亚诺什怀里夺过去,扔在自己马背上,冲她怒吼:“我禁止你再跟他走以后,你怎么还敢坐在他的马背上呢?”

  说完,它转身一把抓住亚诺什,把他撕成碎块。亚诺什马背上有一只口袋,龙命令埃蒂尔卡收拾亚诺什的碎尸断骨,统统装进口袋里,捆在亚诺什的马背上。

  “让马把他驮回家,叫天下所有母亲的儿子看一看,这就是来搭救你的人的下场。”龙说。

  于是,埃蒂尔卡把亚诺什的尸骨全塞进口袋里,捆在骏马背上,说:“把他驮回家去吧,告诉所有的人,千万不要来接我。”

  然后,龙把她放在自己马背上,一道飞回去了。

  亚诺什的马开始慢慢往家走。它驮着自己主人的尸骨,心里很悲伤。它想,怎样才能使这些碎尸断骨变回活人呢?正当它沿着小道放开步子往前走时,猛然看见一条小蛇,小蛇嘴里衔着一片嫩草叶。

  “小蛇,你嘴里衔的是什么呀?”骏马问。

  “还阳草。我儿子被车子压伤了,我要用这草给儿子治伤口。”

  “分给我一点吧。我想让我的好主人复活。瞧,他就躺在这只口袋里。”

  “行,亲爱的马,”小蛇说。“可是,你瞧,我小儿子就躺在那儿的路上,也许还会过来一辆车子,再从它身上碾过去哩。还是让我先去给它治一治吧。”

  “好的,”骏马说,“走吧,我去帮帮你。我用牙齿咬住它的尾巴,不会伤着它的,只是把它拖离开大道,免得又被车子碾着。”

  骏马照自己的话做了,接着小蛇用还阳草搓儿子的伤口,它儿子立刻被治好了,然后迅速爬走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标签:民间故事参天
广告位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