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杂文|你我的小确丧

作者:幽若蓝蓝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9-10-28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汐酱  写给青春的诗 

 

 

突然有一天小确幸就火起来了,意思很有意境,本体又十分文艺,所以在“小确幸”渐渐在年轻人之间流行起来。

然后,你会发现,越来越多的人在拼命装着文艺;越来越多的人在假装自己有很多“小确幸”;越来越多的人在这条“装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又有些人跳出来了,是啊,这个世界有很多小的幸福,就像世界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一样,也有很多幸福不是不存在是你自己不自知。但你知道得更多的是生活中那些小不幸——比如点了外卖只有一双看着就豁嘴的一次性筷子;比如在外面突然想看视频却发现没有带耳机之类。

然后学着“文艺”青年们,“反调”青年们也生出个词——小确丧。所谓小确丧,他们也给了个很明确的定义:微小而确实的颓废,是稍纵即逝的掏空。

掏空一词被熟知,大概是因为某个广告片,那个广告是好是坏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确实传播得快,传播得广,但我也会怀疑那个广告算不算成功,因为相较于产品名称,更多被人记住的也就“肾虚”、“身体被掏空”两个关键词而已。至少我现在想来只记得广告语,而不记得产品名。

扯远了,说回小确丧。

在我看来,相较于小确幸,小确丧更能深入扎根人的生活,毕竟大多数的人宁愿选择抱怨生活而不是欣喜于小小的幸福。

举了例子,小确幸里有一个电话响了,拿起听筒发现是刚才想念的人。且不说这样的概率有多低,就算真实发生了,那么自己所想就一定是对方所想吗?你可能是因为在意对方而在想念,对方拨打你的电话却又千百种可能,只要那种可能与你说想不同,你能继续说着是小确幸吗?还是失落更多?人呐,就是贪心。

再者生活必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,都是些琐事,而琐事是最容易增加人负面情绪的。这便让人产生了一种“丧”感,也助催了如今的“丧文化”。这其实也是一种自嘲,,生活中已经有那么多不如意了,一点小小的幸运就可以让人幸福万分。

之前看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时看评论,说道为什么要给松子安排一个饭偶像的情节。其实与这里是一样的,松子的不幸是我们所有“小确丧”的放大版,我们一直被这些负面所包围着。那偶像对于松子来说,就像“小确幸”对于“小确丧”,那是光,是照亮我们生活的源头。当然对于松子而言,那还是爬出深渊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生活,所谓生下来活下去,生者易,活下去难。然而小确幸也好,小确丧也好,其实都证明了人在活下去的路上拼命挣扎着,努力地活在当下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标签:我的杂文小确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