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广东队悬了

作者:小年 来源:文献 时间:2021-04-02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广东队悬了

  马尚.布鲁克斯倒下了,说倒下并不确切,只是脚步有些踉跄,但后果却很严重,跟腱断裂,基本缺席了今年的季后赛,这一变故对广东队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,好一似大厦喀啦啦将倾,泰山轰隆隆欲崩。

  马尚,一个美国球员,在人才济济,球星闪烁的NBA赛场并不显山露水,但到了中国,却是神迹一般的存在,他的球技远超其他球队的外援,之于广东男篮,好比乔丹之于芝加哥公牛,科比之于洛杉矶湖人,詹姆斯之于克利夫兰骑士,一个人可以决定一支球队的冠军归属,其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  没有了易建联,杜锋还可以风轻云淡,没有了马尚,杜锋恐怕再难云淡风轻。

  就在一个月前,马尚还踌躇满志,时不时在微博上挑战一下辽宁男篮,说他已经对总决赛迫不及待了。一个月以后,马尚便遭此一劫,今后的几个月恐怕只能作壁上观,看他人厮杀了,正所谓,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,盛极而衰,物极必反,是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客观规律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贾母是很睿智的一位老太太,她最疼爱的两位后辈是贾宝玉和林黛玉,最喜爱的却是王熙凤,不是凤姑娘长得有多么可人,而是因为情商高,善于插科打诨,装疯卖傻,能圆场,能逗老太太开心。同时,也极具管理才能,仅凭一个孙子媳妇的身份,便将荣国府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人治理得服服帖帖,没有几把刷子是做不到的。

  开心之余,老太太也有些担忧,她熟知水满则溢,树高易折的道理,担心如此强势,精明的凤丫头到头来难免福泽不深,晚景凄凉。不幸而言中,王熙凤的结局果然很悲惨,病死狱中,被一床破席卷着拉向漫天雪林,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”。

  做人还是要低调一些,“百年苦乐半相参,会占便宜只半”。

  当然,马尚受伤远非个人高调所致,事出偶然,很可能是冥冥之中有神明在搞平衡,看马尚予取予夺,无人能敌,觉得他孤独求败,索性让他出局,让其他人去玩吧。

  马尚的受伤其实是比赛的激烈程度造成的,谁也没想到,一场无关大局的常规赛,竟打出了总决赛的节奏和氛围,这与最终排名无关,与两支球队彪悍的战斗力有关。

  要论CBA男篮第一把交椅,非广东男篮莫属,十次总冠军的辉煌战绩,前无古人,后也暂时看不到来者,在王七朱八以及易建联挂帅的时代,他们就像公鸡里的战斗鸡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

  可惜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到了现在,曾经不可一世的广东男篮已开始走下坡路,而多年寂寂无闻的浙江稠州银行,却突然冒出了一帮龙精虎猛的后生,他们用不知疲倦的奔跑,死缠烂打的防守,精准的三分远投,开始了新一轮改朝换代,扬名立万的CBA征程。

  当年秦始皇灭掉六国,一统中原后,踌躇满志,睥睨天下,开始云游四方,走到楚国地界,围观的人群里有一位相貌英俊,眼神凌厉的青年后生,目睹了秦始皇的八面威风,在心里暗暗发誓,“彼可取而代之”,后来,他几乎成功了。如今浙江稠州银行这帮小伙子,也正是抱定了和项羽一样的理念,“风水轮流转,明年到我家”。

  这是一场多么惨烈的比赛啊,,从哨响开始的那一刻起,赛场上便剑拔弩张,双方的每一个回合都是在高对抗,快节奏中进行,没有片刻的和风细雨,这对队员体力和意志的要求非常高,当两个球员在高速奔跑中撞到一起时,我感觉自己都肉疼。

  没打过篮球比赛的人可能体会不到这种场上的对抗强度有多大,有很多业余爱好者会说,比赛不都是这样吗?换了我也能打,我说,你还真不打不了,打着玩和打比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。打个比方,他们在场上是百米跑,而你是马拉松。

  我也是一个资深篮球迷,曾经自认为跑得很快,投篮很准。有一年济钢举行职工篮球赛,我作为装备部外援参加,一开始信心满满,上场没几个回合便崩溃了。济钢上万人的大厂,卧龙藏好,篮球高手太多了,像我这样的体格,内线根本挤不进去,外线被防的死死的,好不容易有个快攻机会,三步上篮还被人从后面给冒了,五分钟后,便灰头土脸的下场了。

  晚上喝酒时,装备部的朋友戏谑的问我,你不是说投篮很准吗?我说是啊,我定点投篮一向很准,你不是跑的很快吗?我说是啊,我们队里有个老大爷刚过了七十岁生日,我跑得肯定比他快。

  从那以后,再也不敢夸口自己会打篮球了。

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标签:广东队悬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