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

老油头榨油坊_民间故事

作者:小年 来源:文献 时间:2020-11-18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广告位

  村东头那间老屋原本是一家榨油坊。近些年来,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家家户户盖起了大瓦房、小洋楼,榨油坊却还是老样子。

  榨油坊的地理位置不错,可说来也怪,这么多年,换了好几个老板,改了好几个行当,没多长时间都得关张。按村里人的说法,这是“坏了风水”。

  这话得从头说起。榨油坊的创始人叫“老油头”。解放前,方圆十几里就这么一家榨油作坊,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都要拿菜子来这里换油。这天,当乡亲们来取油时,竟发现榨油坊大门紧闭,敲半天也没人开门。怪了!是不是老油头出了什么事?大伙七手八脚地撬开锁进屋一看,都吃了一惊,原来榨油坊里空空如也,菜子没了,菜油没了,连老油头也没了。后来才知道,各家各户放在榨油坊的菜子菜油都让那老油头给卖了。

  从那以后,不管是谁接下了这榨油坊,生意从来没有红火过。村里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说:有的说是老油头当年偷卖了乡亲们的油,干了缺德事,所以败坏了榨油坊的风水;有的说老油头会妖术,临走前给榨油坊下了咒;更有的说是老油头死后阴魂不散,时不常地跑出来作祟。总之一句话,这地方算是废了。

  也有人不信邪,刘胜就是这么一号。前年他自信满满地接手这间老屋,开了个食杂店,可两年下来赔了个血本无归。这不,前几天他在榨油坊旁边的那棵大树上贴了一张纸,上写两个大字:转让!

  转让,转得出去吗?果真,告示贴出去几天,没人理会。也是,知根知底的,谁会上这个当呀!那不是拿钱往水里扔吗?

  刘胜急了,在纸上加了两个字,变成了:降价转让。

  别说,一看降价,来谈的人倒是不少,可都因价格没降到买者的心理价位,所以最终也没有谈成。

  村里人都说:“烂了的鞋底谁沾谁臭。刘胜,这榨油坊你算是砸在手里甩不掉了!”

  刘胜无可奈何,在“降价转让”后面又加了一句话:“最后三天!”他想好了,三天处理不出去,他就把榨油坊改成仓库堆放杂物。

  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,眼看出手无望。哪知到了第三天,村东头来了一个人,看了这转让的告示后,抬手就撕了下来。刘胜喜出望外,以为是来了买主,赶紧上前搭话。可那人指手画脚了半天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原来是个哑巴。

  好你个哑巴,从哪儿来的?吃饱了撑的,好好地跑来撕我的告示干吗?哑巴扬了扬手里的告示,又指了指那榨油坊,然后使劲拍拍自己的胸脯。刘胜明白了:“你是要接手这榨油坊!”这真是天大的好事,瞌睡碰到了枕头,求之不得。

  高兴归高兴,可是哑巴又聋又哑,刘胜又不懂哑语,怎么交流呢?还是哑巴脑子动得快,用手做了个在纸上写字的动作,刘胜一拍脑门,赶紧回屋拿来了纸笔,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通过写字交谈了起来。哑巴用手朝屋顶画了一个圈,写道:“我买不起房,只想租,行吗?”刘胜一想,租出去也比闲着强。于是,这事很快就定下来了。

  哑巴告诉刘胜,他有榨油的手艺,想还开榨油坊。老榨油坊里的机器都还在,刘胜就连房子带机器一起租给了哑巴。

  村里人见哑巴租下了这榨油坊,一个个都摇头,心想本地人都开不下去,你一个外来的哑巴能干出什么名堂?也有人说,兴许就是这哑巴天聋地哑的,还没准真能镇住这老榨油坊的邪气。

  哑巴接手榨油坊后,好几天也不见动静,机器不响,门也常关着。村里人觉得奇怪,有人悄悄从门缝朝里看去,嗬!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原来哑巴一个人光着膀子在推磨。

  这是唱的哪一出?你不开机榨油,推的什么磨?村里人都觉得哑巴好笑,嗨!也不知他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个石磨。

  哑巴就这样一天到晚起早摸黑地推着。

  这天,干完农活的人们刚回到村里,一股香味扑鼻而来。

  “哎,这是从哪儿飘过来的味道?这么香!”

  “唔,像是麻油的香味!”

  一说到油,大家自然想到了榨油坊,三三两两地朝村东头走去。果真不假,那香味正是从这榨油作坊里飘出来的。是哑巴磨出来的小磨麻油。

  哑巴见村里人来了,立即端出油来给大家看,给大家闻。嘿,这手工榨的麻油和机器做的就是不一样,格外香!村里人对哑巴都有些刮目相看了。

  到了晚上,哑巴把小磨麻油用瓶子装好,挨家挨户上门去送,一家一小瓶。这下让村里人为难了,这送上门来的东西,要还是不要?大家都不知道哑巴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  有人问:“这要多少钱?”

,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,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,一起成长,一起阅读,一起分享美好时刻,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!
    标签:民间故事老油头油坊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